新乐读窝 > 山河仙侠录 > 第两百零一章 冲宵
    段一意抬起黑锋,枪前刺刀一个直刺,黑锋的刺刀刺在巡山人的胸膛之上犹如刺在了一块花岗岩上面,溅射出了一片的火花,刺刀才是真正的扎进了那异族的体内。

    那巡山被段一意刺刀穿胸却是并没有后退反而是将自己的一手将段一意的黑锋抓住,一手举起了手中的铜棍,向着段一意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段一意也是没有想到这人如此凶悍,眉梢一挑一扣手中扳机,黑锋粗大的枪口抵着面前异族的胸口就是吐出了火舌。

    嘭的一身闷响,那异族手中的铜棍还未落下,身体就是被黑锋子弹的巨大动能打得身体向后一扬,原本被刺刀刺出的伤口终于是因为这一枪而流出了大量的鲜血。

    段一意身子向后一扬躲开那异族落下的铜棍,同时背后骨翅一震甩出了一道长空剑气,将另一个冲上来的异族逼开,手劲一动就想要拔出依旧被那异族攥在手中的黑锋。

    哪知哪个妖艳的女人以为有机可乘,撑起身子手中的鹤嘴锤一左一右向着段一意的脑袋贯了上来,就想要一举夺了段一意的性命。

    段一意面色不变,在那一对锤尖砸到自己脑袋上的时候,戏谑的一笑,张嘴吐出了一道金色剑气,直取那女人的胸口。

    那女人一声尖叫,拼命闪躲可以就被段一意的剑气,穿透了肩膀。

    长空剑气犀利而易碎,段一意嘴中吐出的剑气虽然细小,可是穿透了那女子的甲胄之后,就是碎裂开来,那女子的肩膀顿时被炸出了一个须肉模糊的伤口。

    段一意运起力气将黑锋拔出来之后,举枪刺刀一挺就要结果了那女子的性命。

    那女子也是被吓得花容失色,大喊一声救命倒退着身子就想要跑。

    在队伍前方正和慕容龙交手的一银枪汉子听见女子的惨叫,脸色一变银枪一甩逼开慕容龙,在马背上一跃而起,竟然弃马来救。

    段一意看见那银枪亮甲的男子,来这边飞跃而来,竖瞳一缩,手中的刺刀也是慢了下来停在了那女子的脖颈之前。

    那银枪俊朗汉子来得极快,段一意手中的刺刀才稍稍停顿了片刻,那汉子就已经落在了段一意的面前。

    汉子枪法也是极好,根本不与段一意扯话,银枪如长蛇吐信,又快又准的点在了段一意刺刀刀尖之上,将段一意的刺刀逼开。

    同时银枪一退一挑就是将那女子挑回到了自己的怀中。

    被那汉子抱在怀中,那女子也似乎忘了肩上的疼痛,咯咯娇笑着贴在了那汉子胸膛上,“玉楼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那汉子将女子放下,查看了一下那女子肩上的伤口,眉头一皱,“叫你先走,何必留在此处,就不怕丢了性命?”

    “玉楼好不容易能与三少爷见一面,如此良辰、天大的事,咱也让不得片刻。”

    三少爷目光复杂的看了看那女子,“玉楼别闹,青蓉堡今天怕是守不住了,你且先逃吧。有藏石大王护佑你性命该是无忧。”

    那女子这才是收起媚笑,抬头看了看三少爷,“那你呢?”

    三少爷对着段一意挑了挑头,“我将他收拾了,就去寻你。”

    “好!”

    那女子盯着三少爷点了点头,应了声带着一队寻山人就向着战场外逃去。

    段一意举枪就向着那逃跑的女人射出了一发子弹,却是被一个巡山人用后背给挡了下来。

    被称作三少爷的见到段一意的这一枪将一个巡山人都是射得翻滚倒地,那还不知道段一意这枪的威力。

    呼和一声挺矛就是凑到了段一意的面前,可是手中长矛刺到一半对上了段一意那黄色的竖瞳,心中就是一寒原本的穿心直刺变成了进退有余的揽月挑刺。

    段一意心中也是暗叹,原本蓄势待发的骨翅也是收了回去,“到底是内视中期的人……”

    就在段一意因为失去了一次瞬杀机会而叹息的时候,慕容龙的钢矢就是落在了那银枪汉子的背心之上。

    段一意眼前一亮,背后双翅再次振动起来,手中举黑锋对三少爷的银枪就迎了上去。

    三少爷背后中箭退后的脚步一滞,只得运起内力和段一意的黑锋硬拼了一记。

    银枪与黑锋一触,三少爷眉梢就是一挑,这人手中的的“长枪”虽然力道有余可是却无丝毫内力附着。

    三少爷不及细想,手中内力一动,顺着长枪就是对着段一意吐了上去,果然,段一意当时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段一意这时除了背后骨翅张开,整个人在那一瞬间都是僵直了一下。

    而就在三少爷和段一意对拼之时,一直护着段一意背心的剑气也是消失。在段一意背后一左一右两个巡山人一支狼牙棒,一柄石斧对着段一意的肩胛与腰间就夹击而来。

    狼牙棒砸结实的砸在了段一意的腰间发出一声撕裂的闷响;石斧落在了段一意肩胛,嶙峋的斧口破开了他的肌肤之后,骨骼发出了一声让人牙酸的碰撞声才是阻止了斧头的斩落。

    三少爷眼神一喜以为就此能够解决这个奇怪羽人的时候,段一意背后的张开的骨翅一收,上面的金羽也是瞬间飞扬脱落。

    在场的所有人只听见一声清越出鞘声就是见到段一意似乎化作了一束淡金色剑光,剑光在顷刻间划过了丈许的距离。

    剑光停下来的时候那在段一意身旁的巡山人在瞬间就被切成两半。

    而在剑光前方的三少爷,摸了摸不断从胸腹甲胄间涌出的血液,惊讶的张了张嘴却是也没能吐出一个字就倒在了地上。

    段一意落地的时候也是狼狈得很,他身上没有带甲,那粗布衣裳就被已经破破烂烂,身上的伤痕就这么暴露在了战场上所有人的面前。

    这样的伤势要是放在普通人的身上一看就是死定了,现在还能喘上两口气,也撑不了多久。

    那些巡山人眼见段一意如此模样,就想要上前补刀,可是哪知段一意半跪在地上头也不抬,抓起黑锋就是一枪,将一个冲到上来的巡山人轰翻在了地上。

    段一意这一枪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直在跟哲别骑兵顽强作战的巡山人终于是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