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读窝 > 精灵之快龙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下锅洗澡
    草丛下,黑暗鸦一时不查,被熊宝宝千斤臂力击落在地,一双利爪扼住咽喉,发红的熊眼怒瞪而视。

    “别把本宝宝不当熊,宝宝也是吃肉的。”奄奄一息的黑暗鸦无力反驳,漆黑的羽毛散落一地,他在迎接最后命运的到来。

    熊宝宝托起黑暗鸦,右熊掌扭起黑暗鸦的脖颈,只听得“咔嚓”,黑暗鸦就彻底没了气。鲜血喷涌,如泉水浇了熊宝宝一身。黄灰的的绒毛也变得鲜红。

    血有黑暗鸦的,也有自己的。熊宝宝的肩膀被黑暗鸦的钢之翼划到,留下一条十厘米长三厘米深的伤口。

    这片森林是熊宝宝的领地,熊宝宝以强势的力量告诉观望者,没有足够的力量还敢在熊口拔牙的,那就用生命来作代价吧!

    树林外围观的精灵一哄而散。

    熊宝宝捂着自己的伤口,牵着黑暗鸦尸体的后腿,散发着凶恶的气势一步一步走出树林。他需要得到治疗,否则他将会被乘虚而入。

    一路颠簸的熊宝宝并不没有发现,他的身后还吊着一道蓝色的身影。不知有什么企图。

    晚风轻轻滴吹,铃音森林轻轻的摇铃,好似全森林的树上都结着一小个铃铛,“铃铃铃……”作响。

    踏入铃音森林范围的熊宝宝,疲惫的身心瞬间得到治愈,“呼……呼……”一波一波的凉风吹拂,带着自然的气息,熊宝宝肩膀的伤口微微做疼。

    紧靠这神秘的铃音是治不好熊宝宝身上的伤口的。而这也是熊宝宝为什么要费劲带上黑暗鸦尸体的原因,这是给森林深处的存在的报酬。森林深处可以治疗熊宝宝。

    水君紧跟其后。

    铃音森林树下,都躺着一些来到此处寻求治疗的精灵,等待铃声安抚他们的伤痛。

    熊宝宝行走的时候也不忘记吃,铃音森林的灌木中生长着许多的奇花异果,嗯,无毒的。而前大部分还有着回复元气的作用。

    深处,视野一下开阔起来了,反而不像外围密林紧布,有人类生活在这里,所以铃音森林的中央就好像被挖空了一块。

    巨大的森林成了一块天然的绿色屏障,保护着这里的人类,世代和平生活。

    为了饮水,铃音森林内的人类在生活的部落不远处挖了一个湖泊,用做蓄水,在借助小精灵的力量净化与沉淀黄泥杂质。如此下来,铃音部落的人类倒也可以做到自给自足。

    熊宝宝眼前一片杂草与树枝交接搭建的小草屋,铃音部落到了,铃音部落没有城墙,巨大的森林就是最好的城墙。

    上前两步,就见从最近的小草屋里钻出来三个人类,还有三只精灵。铃音部落最外围的小草屋的住户都承担着巡逻与驱逐的义务。

    两男一女出现在熊宝宝面前,早有经验的熊宝宝,并未做出攻击的神态。反而将黑暗鸦的尸体丢向前去,黑色的大鸟翻滚,匍匐着一动不动。熊宝宝指了指黑暗鸦,右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伤口。

    两个男性人类执着两根长矛站的笔直,如同保镖。年轻一点得人类女性走向前来收下黑暗鸦。这是交易,为铃音森林附近几十里的精灵所熟知。

    用有价值的东西换取铃音部落的人族给自己治疗严重的伤势。

    漂亮的人族女性走向前来,蹲下给熊宝宝检查伤势,半蹲着的美女身材窈窕,臀部浑圆,洁白细嫩的小手抚摸在熊宝宝结痂的伤口上:“真是可爱的熊宝宝啊,一定是这只可恶的黑暗鸦欺负你的吧……放心吧,我瑞穗乔伊一定会治好你的。”

    熊宝宝后知后觉,来到铃音部落,治愈的铃声更加清脆响亮了,治愈的效果也好上不少。

    熊宝宝面对温柔可人的知心小姐姐的问候,也是表现的非常的可爱,一个劲儿的卖萌。

    “吉利……吉利……”一只粉红色的“巨蛋”状的小精灵发声显示自己的存在,臃肿的身体腹部长着巨大的口袋,里面还怀揣着一颗蛋。

    “吉利蛋,熊宝宝的伤势就拜托你了。”瑞穗乔伊牵着熊宝宝来到吉利蛋面前。

    吉利蛋的小眼睛挤成弯月,露出欢喜的笑容。吉利蛋是一种非常乐于助人的小精灵,不管是帮助人类,还是小精灵。堪称小精灵世界的“活**”。

    “吉利蛋,使出治愈铃铛。”瑞穗乔伊指挥道。

    吉利蛋从口袋里拿出一颗金灿灿的金属色小铃铛,一圈小铜环穿过,勾在吉利蛋的肉掌上,吉利蛋戴着治愈铃铛对着熊宝宝上下摇晃。铃铛发出“铃铃铃……”的清脆声,小小的铜珠撞击着金属壁,震荡空气,传递治愈的力量。

    这就是铃音森林的秘密。

    铃音森林是吉利蛋和幸福蛋的族地,也是唯一的领地。每到黄昏时分,吉利蛋和幸福蛋就会在森林深处摇响自己的治愈铃铛。

    假如仔细倾听,还会发现铃音的千差万别。治愈铃声的治愈效果是幸福蛋一族评价一只吉利蛋或者幸福蛋美丑的标准。

    幸福蛋一族全体的梦想就是做一只“治愈蛋”!但是总有一些天资差的蛋变成了“战斗蛋”。

    别看幸福蛋一族治愈能力奶血能力强,他们一族的战斗力更强,关键还持久。所以幸福蛋一族乃是铃音森林一带的唯一霸主。

    近距离的倾听治愈铃声,才知道它的强大,片刻功夫,熊宝宝的伤就好了个七七八八。

    躲藏着的水君看得眼热,惊奇。有意思的铃铛,他也想要一个,挂脖子上。

    伤势尽去,但是熊宝宝一身的血腥味令人不喜。在瑞穗乔伊的带领下,将熊宝宝引到已经准备好的锅里,水烧的正温。

    别看铃音部落住的原始,但是铃音的人们却紧跟着时代的步伐,铁器,宣纸……样样不落。

    走进部落,暗中的水君却迷了眼,这是什么鬼。有无数个瑞穗乔伊在部落里走动。刚一个瑞穗乔伊抱着树果走过,西边又来一个瑞穗乔伊拿着一沓宣纸路过,还有一个瑞穗乔伊端着一盆衣服朝着湖泊走去。

    这只是眼前走过的,远处还有数不清的瑞穗乔伊。

    牵着熊宝宝的是二十多岁的瑞穗乔伊,但是依据水君分辨,至少还有十四岁到十八的少女瑞穗乔伊;三十到四十岁的中年瑞穗乔伊。至于孩童和老人倒是区别挺大。

    但是这个铃音部落的女孩都长一个鬼样的吗,还有那些晒太阳的老太太也都是老成一个模样。得亏水君没有,强迫症,否则得强迫死。

    瑞穗乔伊将熊宝宝抱进大锅里,伸出玉手试了下水温,还有些冰凉。熊宝宝天真而舒服的靠躺在大锅里,水满过他的下巴,打湿的绒毛如同水草一般飘摇。

    大锅的下面是个烧火的灶台,瑞穗乔伊蹲下的一瞬间露出阴暗,嘴角格外的鲜红水润。

    瑞穗乔伊就如同一个辛劳持家的美少妇,盈盈蹲下,从柴堆里取出柴火放进灶台里,燃烧,放光放热。滴滴晶莹的汗珠滴落,打湿了瑞穗乔伊的刘海,瑞穗乔伊青葱玉指将它挽过,垂挂耳璇。

    瑞穗乔伊一望起,锅里开始冒着热气的水,以及舒适的闭目休息的熊宝宝,瑞穗乔伊再次露出黑暗的笑。

    这里是她的家,只有她一个人一只精灵居住。

    吉利蛋守在门外……

    屋里的灶火让小小的房子变得通明,给夜添一分温暖。

    瑞穗乔伊见水温差不多了,便开始拿出自己的珍藏。一大箱子的东西。

    又取出一把锋利的菜刀,一分一分的将箱子里的干货切块。

    枸杞一把,养生养颜;姜果两块捣碎,提味儿,养肺止咳;薏仁子一把;麻辣果一个;香葱一把;咸咸果……

    瑞穗乔伊将干货放入大锅里,每放一份,她脸上的黑暗就更漆黑一分。

    熊宝宝乃是皮糙肉厚的精灵,所以要用大火。瑞穗乔伊又添上一抱柴火,将灶火烧的更旺。

    熊宝宝舒服的翻了个身,一身的血污早已融化散去烫水中。

    丢进去的干货开始在不断升温的水中散发属于其本应有的香味。

    见熊宝宝睡的香,瑞穗乔伊便放下心来。

    今日只有熊宝宝一只精灵前来寻求治疗,她也乐得轻松,现在更是帮熊宝宝“洗了澡”,她只觉明天更美好。

    水君轻飘飘的落在瑞穗乔伊的房顶上,虽然不知瑞穗乔伊干什么,但是水君闻着这香,不住的咽口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