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日常在线阅读-第63章秦王-乐读窝
乐读窝 > 其他小说 > 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日常 > 第63章秦王
    胡依一说的‘救’其实就是‘杀’,暗示的是容宗要杀她,结果却被她用毒针伤了的事情。

    胡依一之前还在担心她那毒针会不会将容宗给杀了,毕竟那是她留着保命的东西,毒性可不低,如今瞧着容宗着活蹦乱跳的样子,胡依一就知道她那毒针根本没有给对方带去任何损伤。

    容宗自然也明白胡依一话里的意思,笑道:“有劳胡姑娘惦记了,不过你放心,本王那日不过是被只蚊子咬了一口罢了,那蚊子还带了毒,只可惜,对本王而言,依旧只是一只蚊子罢了,再毒也不过如此,可惜,因为本王中了毒,反应慢了些,让那只蚊子给跑了。”

    对于容宗把她形容成一只蚊子的事情,胡依一撇了撇嘴:“王爷没事就好,臣女家里还有人担心着臣女,所以臣女就不多打扰王爷了,先行一步。”

    胡依一才懒得跟容宗多说,因为她一看着容宗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好似被一条阴毒的毒蛇给盯住了一般。

    “胡姑娘好走,日后若是有机会,再请胡姑娘到秦王府做客。”容宗倒也没有拦着胡依一,而是含笑目送胡依一离去。

    胡依一讪笑了两声,连忙上了马车,吩咐人将马车赶得飞快。

    胡依一回到胡家的时候,胡子珏已经在等她了。

    胡子珏看到胡依一精神尚可,浑身除了脖子之外也没有什么明显伤,胡子珏这才放心了一些,不过还是皱着眉头道:“这次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胡依一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胡子珏,胡子珏跟胡皇后不同,他毕竟是外臣,又不认识那个妃嫔,也接触不到,她连胡皇后都没有告诉的事情,容宗也不会怀疑她告诉了胡子珏,进而对胡子珏下手,所以胡依一便没有瞒着胡子珏,将她这次入宫之后的事情都告诉了胡子珏。

    “这个秦王……”胡子珏的眉头皱得更狠了。

    胡依一倒还算平静:“他在宫里没能将我灭口,估计之后也不会对我痛下杀手,毕竟他应该知道,我不可能不防着他,若是他杀了我,那这件事情才真的要被我捅出去。”

    胡子珏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若你先出去避避风头,等秦王回了封地,你再回来?”

    胡依一却摇了摇头:“我若是走了,那才显得心虚,秦王这个人,深不可测,我还是先不要惹恼了他比较好。”

    胡依一迟疑了一下,又有几分迷惑的道:“他还给我一种感觉,那就是他根本就不怕被皇上知道他和宫里妃嫔的这件事情,而且事实证明,皇上对秦王真的不一般。”

    “此话怎讲?”

    “我之所以说是秦王救了我,一则是因为想要直接表明是江月想要杀我,二则是想将我看见的事情糊弄过去,而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想将秦王也牵扯进来,”胡依一眼中有一丝精光,“秦王好端端的,怎么会走到冷宫去?冷宫可是在后宫最偏远的地方,秦王悄无声息的就过去了,没有惊动旁人,可见他对后宫很熟悉,并且来去自如,皇上就不会怀疑什么吗?就不会想想,秦王到冷宫去是去做什么的?总不可能真的是路过吧?”

    “皇上的疑心病很重,正常情况下不可能不怀疑秦王,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这一次皇上还真的没有怀疑秦王?”胡子珏猜测的问。

    胡依一点了点头,轻笑了一声:“皇上的性情,咱们都了解一二,没有的事情他都要怀疑,更别说这种明显就有问题的事儿了,可我这几日试探过他几次,他都毫无异样,似乎十分放心秦王,并且给我一种,就算秦王给他带了绿帽子,他也无所谓……”

    胡依一有些疑惑。

    胡子珏跟胡依一一样,他们在这之前都没有见过秦王,所以对秦王也不了解,因而都不知道这个秦王容宗的事情,也就完全不知道永和帝为何会对秦王这般信任。

    不过胡依一和胡子珏不知道,不代表他们不可以去问别人,于是胡依一就偷偷去了千金阁,想看看陆景湛是否知道一二。

    结果没想到陆景湛还真的知道不少,但他却没有全部告诉胡依一。

    “当初先帝膝下唯一的儿子——惠昶太子死了之后并没有留下子嗣,所以便要从几个弟弟的家中选一个孩子过继到膝下立为太子,这件事情想必你也是知道的。”陆景湛的那张娃娃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些许冷意。

    陆景湛的冷意自然不是冲着胡依一去的,那便是因为他如今说的这件事情了?

    胡依一点了点头,这段往事她自然是知道的,事实上,大燕年长一点的人都知道,只是现在基本没什么人再提起了。

    “最后先帝选中如今的皇上,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老秦王的突然暴毙,”陆景湛脸上露出了一个恶意的笑容,“先帝和老秦王、老齐王这两个弟弟当初为了皇位,争得可是头破血流,所以先帝怎么甘心将皇位传给这两个弟弟的后代?”

    胡依一的眼睛微微亮了亮,语气中夹杂了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兴奋:“所以先帝对老秦王和老齐王都有怨恨在,迟迟不肯过继,直到老秦王突然暴毙,所以先帝才选了如今的皇上过继立为太子?”

    陆景湛点了点头,看着胡依一的目光有几分赞赏,他这个五嫂,反应可真快啊……

    “五嫂不如再猜猜,当今陛下为何会对秦王这个弟弟这般宽容?”陆景湛想知道胡依一到底能猜中多少。

    面对陆景湛对自己的称呼,胡依一刚开始还会有几分不自在,如今已经完全免疫了。

    “老秦王的暴毙……”胡依一勾了勾嘴角,笑容里微微带了几丝恶意,压低了声音道:“跟皇上和秦王有关系吧?”

    陆景湛再次点了点头,笑眯眯的道:“五嫂可真聪明,一猜就中。”

    胡依一轻笑一声:“你都暗示得那么明显了,我若是猜不到,那才奇怪呢!”

    “咱们这位皇上啊,堪称大燕历史上最……”陆景湛的话说到一半,想到永和帝好歹也是胡依一的姑父,所以倒也不好说得太难听,所以后面的话就隐了下去,只留下了一副讥笑的神情。

    “你不用顾忌我,毕竟我可从来没有将皇上当成姑父,”且不说其他的,就说以永和帝对待胡皇后的态度,胡依一也很难将他当作自己的亲人,“他为了登上皇位,杀了自己的父亲,可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胡依一又想起了上辈子的永和帝就死在夜无殇的手里,可见冥冥之中,还是天道好轮回,永和帝为了皇位杀了自己的父亲,最后他也被自己的儿子因为皇位而杀死。

    “老秦王想了一辈子的皇位最后他的儿子倒是替他坐上了,可惜是踩着他的命坐上去的,也不知道老秦王九泉之下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陆景湛嗤笑了一声。

    “老秦王死的时候,秦王才十余岁……”胡依一将话头拉回到了秦王头上。

    听胡依一又说起秦王,陆景湛脸上的讥讽更甚了:“秦王其心狠手辣的程度比起皇上来,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初先帝此次不过继的原因,老秦王心里清楚得很,对于皇上的心思,他心里也是清楚的,所以一直都防着皇上,所以皇上根本没机会对老秦王下手……”

    “老秦王防着皇上,但并没有防着自己的小儿子,所以老秦王是死在秦王手中的?!”胡依一还以为是永和帝和秦王合谋杀死了老秦王,所以现在永和帝才对秦王这么宽容,就是怕秦王将这件事捅出来,结果却没想到……

    “原因倒也简单,老秦王若是不死,皇上就不会被先帝过继,那秦王这个爵位,只能由皇上继承,秦王作为嫡幼子又能得到什么?”陆景湛当初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比胡依一还要惊讶,毕竟那个时候的秦王年岁比如今的胡依一还要小!

    “所以秦王答应替皇上弑父,只要永和帝登基之后让他继承秦王的王位,并且给他一块封地,让他在封地做土皇帝。”胡依一突然觉得有些齿冷。

    “老秦王的死,换来了一个皇位,一个有封地的王位,怎么瞧都是划算的。”陆景湛一直都在若有若无的观察着胡依一的神情,看她如何看待这件事情。

    若不是陆景湛想要试探一下胡依一的想法,他也不会将这么秘密的事情告诉胡依一。

    胡依一却冷笑了一声:“这个秦王,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可还有个问题我很奇怪,既然秦王在十余岁的时候都能为了利益而杀了老秦王,那皇上就不怕他觊觎皇位,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从封地起兵谋反了?”

    陆景湛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缘故。

    “皇室中人,辛密的事情还真不少,”胡依一一心都在想着要怎么对付秦王,所以倒也没有注意到陆景湛在观察她,“我得好好查查,皇上跟秦王之间还有什么秘密,只有知道了这个,才不至于这般被动。”

    就冲秦王的态度,以及她目前了解到的秦王的性子,胡依一觉得自己的小命很不安全,所以胡依一想要早做打算。

    “我也去查查看,以前没有太注意过这个秦王,不过他近日突然来京城,倒是有几分不同寻常。”陆景湛也表示会派人去查一查。

    胡依一道了谢之后,方才离开。

    她离开之后,公孙彦就从隔壁的屋子走了进来,陆景湛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放心,她对龙椅上那个,也是厌恶的。”

    “那又如何?”公孙彦皱了皱眉头,“就算她对龙椅上那位颇有意见,但这又能代表着什么?你不要忘了,夜绍是她嫡亲的表哥!”

    陆景镇撇了撇嘴:“表哥和夫君,她会帮谁,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公孙彦恨铁不成钢的道:“不管如何,必须防着她!这一次她招惹上了秦王,你不许帮她!秦王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不能因为她而暴露了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