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在线阅读-第七十章:你是笨蛋吗?-乐读窝
乐读窝 > 现代都市 >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 第七十章:你是笨蛋吗?
    ,也就出门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阿恒还在犹豫,偏偏美雪也是个心大得不亚于叶梦汐的妹子,拍拍臀部,连助理都不带就干脆地跟阿恒走了,说是早点开始早点结束,她之后在中国这边也是有工作安排的,什么声优见面会之类的。阿恒见她坚持,也就干脆把人给带了来。

    见两个人聊了半天,好像没什么问题,阿恒这才放下心来。

    可三分钟后,画风变了。

    为什么呢?——两个人会一些对方的母语是不错的,但仅限于生活方面,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能交流就不错了,但涉及到一些专业名词,可不就把两个女孩难住了嘛。

    然后阿恒就眼睁睁看着,操着蹩脚中文的美雪和用着半吊子日文的叶梦汐就开始连说带比划,连蒙带猜的漫长交流。

    阿恒在一边完全是懵的,也不知道她俩这究竟算是无障碍交流呢,还是鸡同鸭讲。

    “この歌词は、このほうがいいと思う……”(这句歌词,我觉得还是这样唱比较好)

    说着,叶梦汐照着乐谱呜哩哇啦地唱了一通。

    阿恒一愣。刚刚叶梦汐说的“歌词”两个字,她听得很清楚,说的就是中文的“歌词”两个字。

    “可以,可以,”美雪回答,“但是我想听听你这个トリル、どうやって歌う。”(你的这个颤音部分,会怎样去唱)

    阿恒这回更是确认,美雪前半句说的是中文,后半句说的是日文。

    大概担心叶梦汐不太明白“トリル”是什么,美雪试着唱了一句带颤音的唱法。

    “哦!”叶梦汐恍然大悟,“こうやって唱。”(像这样去唱)

    然后叶梦汐也跟着唱了一句。

    “那这个ターン呢?”(回转)

    “……”

    阿恒暗自叹了口气。

    她好像听了长长的一段半土不洋的对话,类似于——

    “dake  书  very好看!”

    “是的是的,that书也very不错!”

    “那我们去那家书店吧after  school!”

    “好呀好呀,Let’s走!”

    ……

    阿恒出来的时候,轩颜明正站在半开放式的厨房,对着食材发呆。

    “怎么下来了?”见阿恒下来,轩颜明问道。

    “两个外星人交流,我还是不参与了。”

    “外星人交流?”

    “‘dake  书  very  好看’那种。”

    轩颜明大概能想象得到俩姑娘此刻交流的画面,笑着“哦”了一声。他之前还想说看看能不能帮忙,可听阿恒这么说他还是放弃了,不然估计会变成三个外星人交流现场。

    “做晚饭呢?”阿恒瞧了一眼准备好的食材。

    “是啊。估计今天朱莉莉忙着和萌佳讨论他们品牌的事情,没时间做。”

    “我来帮忙。”

    “呃……好。”

    看着轩颜明疑惑了片刻,阿恒似不经意道:“不欢迎?”

    “不不,”轩颜明连忙否认,“大小姐洗手作羹汤,只是有点没想到。”

    “听你的口气,你好像知道什么了?”阿恒按压洗手液,将挤出的泡泡揉在掌心。

    “我也不是很确定……”轩颜明回道,“之前,增山美雪好像给‘掘宝贝’代言来着?”

    “只是因为这个?”

    “你和迟愉熟悉,还有朱莉莉的态度。……不过我也没什么准确的把握,就是猜测。”

    阿恒打开水龙头,将手上的泡沫仔仔细细地洗净。

    半晌,才笑道:“果然,也没有谁比叶梦汐那个笨蛋更加粗线条了。”

    轩颜明“笃笃”地切着牛肉,纳闷道:“你是想让她知道还是不想让她知道?”

    “都不是。”阿恒洗净了手,将两手轻轻甩了甩,动作十分优雅,“我想看看她什么时候才能猜到。”

    “……”轩颜明无奈,“对叶梦汐,你倒是有很多的耐心。”

    按说阿恒这样的冰山系,不会太多热情的才对,但她对着叶梦汐的时候,显然是个例外;按说叶梦汐这样直来直去的性子,不会动辄卖萌撒娇的才对,但对着阿恒的时候,也显然是个例外。就连朱莉莉,也多次吐槽她俩简直黏黏糊糊得不像样。

    阿恒未置可否,只是反问了句:“吃醋了?”

    “……没有。”

    “笋怎么处理?”

    “撕开就行了。”

    果然是个神秘的家伙。就连她做经纪人的初衷,轩颜明甚至都怀疑是否是纯粹因为叶梦汐的缘故。换句话说,倒也不是说做经纪人吃了多大的亏,只是作为一名不缺资源的大小姐,她其实有其他的选择,而且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但轩颜明没有把这话问出口,有些事,心照不宣就好。

    想了想,轩颜明问了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不过我还是有些好奇……之前你好像很怕我和叶梦汐传出太多的绯闻?现在怎么好像不担心这一点了?”

    “被某个致力于搞副业的家伙说通了呗。”阿恒漫不经心地答道。

    “……”轩颜明“笃”地又切下了一片牛肉,不确定地问道,“迟愉?”

    阿恒撕下最后一条笋丝,笑了一声。

    “还挺让人刮目相看的。”

    也不知道是在称赞轩颜明,还是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她道,“叶梦汐之后还要靠你保驾护航。”《皇冠》动画版在七月下旬结束了连载。除了好评声一大片,更是被某知名影评网站的网友们集体综合打出了8.9分的极高分数。

    《皇冠》中的OP,也是同名主题曲《他为你的音符戴上皇冠》,以及ED《心之所向》,当然也是势头强劲。光是许多愉音乐这里单曲的点播数据,就是以数十万计的惊人数字。

    更别提网友的调侃:

    “现在是19:59。一分钟后,我将准时听见人工闹钟——隔壁宿舍传来的走音版《他为你的音符戴上皇冠》。”

    “震惊!我的室友返老还童系列之每天跟唱片头曲!”

    “某K歌软件为什么还不出《皇冠》和《心之所向》的伴奏!我想唱!”

    “据说某连锁KTV出了两首歌伴奏了!神速!点赞!”

    甚至还由此演变成了几个梗“你身边也有人工闹钟吗”“你今天返老还童了吗”“论KTV与时俱进的重要性”等等。

    而叶梦汐的单曲《我只在乎你的好》赶在《皇冠》热度正高的时候,也跟着上线了许多愉音乐。借着这股东风,加上之前叶梦汐在比赛时候的精彩演唱,《我只在乎你的好》当天的热度便冲到了愉快说本地榜第一名,全国榜第二十二名。

    最终版本的《我只在乎你的好》,除了编曲更加精致,中间的念白部分也根据叶梦汐在《向来缘浅》复活赛时候的设计而有所删减和修改,由轩颜明来负责念白。

    因为曲调极为通俗上口,歌词也富有生活化和画面感,一时间,这首歌很快被传唱开。这是后话了。就连叶梦汐自己也没有想到,将来有一日,她的歌能传遍大街小巷,任是谁也能张口唱出那么两句——

    “错肩而过的男孩,他潇洒地走了,没人看到他的狼狈……”

    “迎面而来的女孩笑着,没人听到她心底的伤悲……”

    ……

    而这时候,叶梦汐和张耀已经完成了《今生相逢不相恋》的录制,正在录下一首《唯愿君心比天长》。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叶梦汐唱道。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张耀唱道。

    “空长叹,”叶梦汐接唱,“但教相思摧心肝,唯愿君心比天长……”

    歌曲中,男声女声缠缠绵绵,每一个音符的吞吐转圜、顿挫悠远似乎都在极力倾诉无尽的相思和眷恋。……然而,歌曲外的男生和女生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不愧是古风歌曲!这首歌的歌词太难唱了吧。”休息的间隙,叶梦汐吐槽。

    “是啊,现在这年头,不拗口两句怎么算古风歌曲呢。”张耀也跟着吐槽,“‘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虽然的确挺美的,但为什么这么拗口呢。”

    “害,你这算什么拗口,你看看我的词,‘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你念念,是不是读快了感觉舌头都要打结了?我好几次唱着唱着差点嘴瓢了!”

    张耀和叶梦汐能连续心平气和地攀谈不超过五句。果然,接下来——

    “你嘴瓢难道不是因为你普通话不好?”张耀趁机怼了叶梦汐一句。

    叶梦汐自然也是不肯吃亏的主儿:“啥?你还鄙视我的普通话?你个G省人好意思吗?”

    “好意思啊。”张耀还是那副欠揍的模样,“F省的叶梦汐同学,我们半斤八两好吗?”

    “……去去去,谁跟你半斤八两。”

    “叶梦汐!”一个女声骤然响起,打断两人的拌嘴。

    叶梦汐回头,看见增山美雪正在门口探头探脑。

    “美雪?你怎么来了?我们不是下午才录歌吗?”

    “我提前来,试试唱歌,”美雪的中文依旧生硬,还有一些明显的语法错误,不过也勉强能听懂个大概,“但是,我有一句,不会读完全。他们说你在这里,我过来看看。”

    听她说中文,听懂是能听懂,就是有点一知半解,叶梦汐需要脑内再翻译一遍,捋通顺来。叶梦汐猜测她大概想说的是:我提前过来准备,不过有一句完全不会读。他们说你在这里,所以我过来问问你。

    叶梦汐正在艰难地脑内翻译,谁知美雪顺带瞧了眼叶梦汐边上的张耀,眼前一亮,脱口而出:“イケメン男!”

    张耀见她对自己喊了一句什么叽里咕噜的鸟语,但又听不懂,于是疑惑地看着叶梦汐,想她给翻译一下。

    叶梦汐一本正经地:“她说,哪来的笨蛋。”

    张耀露出嫌弃的神情:“……你当我不知道日语‘笨蛋’是怎么说的?”

    “哦,翻译错了,”叶梦汐脸不红心不跳,“她说的是‘白痴’。”

    “……白痴和笨蛋不是一个意思吗?”

    叶梦汐点头:“一个意思,但是表达起来不一样。”

    “不是,不是,”美雪急着摆手,显然也是知道中文的“笨蛋”、“白痴”和她嘴里说出的词是两回事。毕竟学一门外语,往往骂人的粗口总是最容易被人牢记的,“是イケメン,イケメン就是……”

    美雪绞尽脑汁,想不出该如何用中文来形容这个词,于是又把期待的目光投向叶梦汐。

    张耀笑嘻嘻地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夸我来着。不过可别让人家等急了,快说吧大翻译。”

    叶梦汐见美雪的模样,只好投降:“好吧,她说你是美男子。”

    张耀很不客气地拨了拨刘海,嘚瑟:“是吧,哥除了身高,那只能是颜值最高了。”

    “……”叶梦汐也不留情地做了个“呕”的表情。

    要说张耀的颜真的是不错的,甚至可以算是非常优秀的那一类。眉骨突出,鼻梁高挺,双眼看起来很深邃,双眸里面盛满了闪烁的星辰,唇部大小刚刚好,三庭五眼,浑然天成,看上去也足够惊艳。——不然也不会吸引了一大票颜粉,隔三差五在他的愉快说下面叫着“哥哥快出道吧”“哥哥我为你打call”“哥哥求你去拍电视剧”“哥哥快点营业”……

    奈何这个人成天没个正经,完全不care表情控制形象管理,目前对待事业比叶梦汐发愉快说还要佛系,也不在乎人气,更没有什么跑去当流量明星的想法。

    但张耀长相再优秀,叶梦汐也恍若无觉,该鄙视还是照样鄙视。

    “哪有像你这样,当着夸奖的人的面这么嘚瑟的?”

    叶梦汐的表情,好像不是在说“你不该这么嘚瑟”,而像是在说“你怎么吃了一只苍蝇”,嫌弃,万分嫌弃。

    而美雪看见张耀自恋的举动,却更为激动,又叽里咕噜说了一句什么。

    “什么?”张耀直接就问大翻译叶梦汐。

    “她说你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这是你想说的吧?”

    的确是她想吐槽的,而美雪说的是“他看起来像个王子一样哦”,但想到张耀听到这话铁定又要臭屁一番了,她才不告诉他呢。

    “真的,不骗你。骗你的话,就让你那首歌再录个百儿八十遍。”

    “你是不是笨蛋,那首歌我需要再录过,你就不需要再录了?”

    “……对哦。”合唱的歌曲,如果张耀需要返工重录,叶梦汐又哪里跑得掉呢?叶梦汐后悔嘴这么快,呸呸呸,希望神灵还没听见,三分钟之内还可以撤回。

    张耀痴俊不禁:“果然是个笨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