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国师在线阅读-第七百章 生老病死是个圆-乐读窝
乐读窝 > 武侠仙侠 > 大隋国师 > 第七百章 生老病死是个圆
    小泉山,延绵春雨停歇,残留的雨滴划过叶尖儿落去潮湿的地面,‘咔’枯枝折断的清脆声响,迈着蹄子的老驴晃着尾巴走过熟悉的路径,摇晃的书架里,蛤蟆道人推开小门。

    “良生,既然已经入境,为何还这般模样,为师看得怪难受。”

    一旁,飘荡的一缕青烟显出轮廓,凝实化作红怜的身段、模样,俯身飘在前方走动的身影旁。

    “公子,可有什么不好说的?”

    “路上的时候再说吧。”

    阳光斑驳肩头,陆良生看着满是皱纹的手背,抿嘴笑了笑,抹去下颔的长须,“往后我也可以自称老夫了,哈哈。”

    看到前方快要出了林子,隐约听到瀑布哗哗的水声,陆良生拨开垂下的树枝,“师父,那只鲛人在这方过得可还好?”

    “有老夫在,自是好的。”书架上,蛤蟆道人爬上驴背,来到驴头坐下:“良生,之后我们直接回长安?”

    陆良生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出了身后这片林子,望着空气升腾的水汽,有鱼影从上方河道扑腾坠下,传来轰啪的水声。

    “嗯,将她放回东海,该是回长安了,陛下这几年该是开始修大运河,不知如何了,妖星之事,还有天上的那帮神仙,也托身降世了,一堆事需要回去做啊。”

    感叹一声,陆良生牵着缰绳,拐过林子遮掩的拐角,那边水汽升腾的瀑布,清脆的女声大呼小叫? 摆着鱼尾奋力的想要逆流,游上瀑布,匍匐潭边的一只红狐抖动毛茸茸的耳朵? 偏头看去,只见一道身形微微佝偻,须发皆白的老人,穿着灰扑扑的宽袖袍子似慢实快的走来,身后还有老驴? 以及头顶上的蛤蟆道人。

    胭脂紧盯前者,慢慢撑起四肢?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摆动蓬松的尾巴,一跃落到地上? 化作发髻高挽,身姿丰腴的端庄妇人? 向着过来的老人盈盈一拜。

    “妾身胭脂? 拜见先生。”

    做为妖类而言,外在的体貌并不是首位? 面前这位老人传来的熟悉感,第一反应就知道是谁回来了。

    “起来吧。”陆良生抬手虚托? 让她起身,听着瀑布上传来的一阵一阵的‘嘿咻’喊出的号子? 越过起身的狐女? 招手让那边逆游瀑布的鲛人下来? 声音平和跟身后的胭脂说道:

    “这些年也辛苦你了,今日过来就要带她离开。”

    “是。”

    胭脂转过来,看着扑进水潭游到岸边的小鱼人,嘴唇微抖,犹豫了一下,微微矮身福礼,“胭脂在这里修行日久,与明月已经多年没见了,心里挂念,先生可否让他回来一趟栖霞山?”

    这只红狐又非寻常没有灵识的家畜,相隔许久未见自然母子连心的,陆良生岂会不通晓这份情理,不过还是要等他回到长安之后,将事情安排妥当。

    “嗯,我不会不通晓情理,等这次回长安,便让明月回来一趟,如今几年过去,应该成长了不少,能自行沿途回来。”

    “谢过先生。”

    胭脂擦了一下眼角的眼泪,那是高兴的,连忙又是一礼,让陆良生摆了摆手方才作罢,之后随意交谈了几句,说了些山中的事,便施法包裹了一些潭水在鲛人身上,放去驴背,牵起缰绳,唤了声:“走了!”

    踏踏的蹄音往山脚下的道路相反方向,翻过小泉山,走往东面,翻过延绵的几座大山,来到万灵阵的法阵边缘,已经是两日后的清晨。

    哗哗

    徐徐的海风带着淡淡的腥味卷起水浪扑在沙滩,红怜是第一次见到广阔的大海,兴奋的“啊!”的尖叫,飘出书架,绣鞋一丢,裸着白皙的小脚,踩去松软潮湿的沙滩浅水,捧过几枚贝壳,裙摆都在笑声里飞扬,老驴也跟在后面上窜下跳,伸出舌头卷过地上一块贝壳,咯嘣咯嘣的在嘴里磨的粉碎。

    “叽叽”

    摆着鱼尾的鲛人急不可耐的在沙滩上飞快挪去海水,双手平伸,仰躺到海水里,披散的长发仍由海浪推动,睁大着双眼,看着蓝天白云,使劲闻着海水的味道。

    这是她的家。

    海浪推着些许白沫扑在沙滩,留下浅浅的水印,陆良生迎着海风,苍白须发抖动,负着双手看着红怜、老驴奔跑、小人鱼在海里上下翻腾欢快鸣叫。

    与迈开的步履平齐的一边,蛤蟆道人也在看着这一幕,“良生,在小泉山说的话,现在可说给为师听了吧?”

    闻言,走动的身影停下脚步,风里抚动的白须间,陆良生双唇紧抿望着天与海相接的尽头,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思虑了一下说辞,才开口道。

    “师父,其实我也不知该如何对你们说,掌握崆峒印并非易事,尤其凡人之躯,修道中人在神器面前,也是凡人之躯......”

    “所以才有生老病死?”

    “生老病死?”陆良生愣了一下,明白师父指的什么,点点头:“崆峒印本是人皇所掌,当年始皇帝出海寻它,不仅为了封神之权,也为了长生不老,然,长生者,寥寥无几,就算天上神仙也并非长生不死。”

    他声音在风里飘着。

    “.......从西一路回来,弟子一直都在思索,回到栖霞山后,看到家乡,回想过往经历,身边一个个过去的人和物,忽然间有些明白了。”

    蛤蟆道人收回远方的视线,抬起蟾脸望去徒弟:“明白了什么?”

    “就是师父刚才说的,生老病死。”

    海风拂响衣袍,陆良生说完沉默下来,看着前面捏着海螺放在嘴边朝他呐喊的红怜,嘴角勾出微笑。

    重新开口继续说道:“长生不老、长生不死,哪有那么容易,不是吃几味天生灵宝,得一个东西就能成的,不死不老有违天道,唯有体会过生老病死,走完这个圆,才能明白什么是长生。”

    蛤蟆道人仔细琢磨这些话,隐隐觉得大有道理。

    “这是谁跟你说的?为师可不信你自个儿琢磨得。”

    旁边,陆良生无声的张合嘴型,指了指天空:天道。

    “那玩意儿会说话?”

    “为什么不能,还在归墟说了很多。”

    蛤蟆歪着脑袋看了看天,急忙追去徒弟后面:“良生等等,它还说了什么?快跟为师说说。”

    “.......让弟子想想,还说将来事成之后,让我肉身蹬天阁。”

    “真的?为师不信!”

    “那师父觉得它会说什么?”

    “为师哪儿知晓......”

    一师一徒,一后一前漫步沙滩留下一连串大大小小人的、蟾的脚印。

    海浪卷来,平复如初。